一篇无法忘却的新闻报道

2019-04-20 09:37:57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高德运

从事新闻报道工作近20年,长长短短的稿件写了不少,一些报道见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渐渐模糊淡忘了,但也有的稿件无论斗转星移却始终无法忘记。

20年前,我和时任闽北日报社群工部主任黄睦平一起采写的《远山的呼唤》,就是这样的一篇新闻报道。

1999年12月底,黄睦平收到一封群众来信后来到光泽,说要到司前乡庭燎村棋子坑走走。

那天下午,我们坐了近两个小时的班车到司前,然后又徒步两个多小时,从司前经庭燎村部再翻山越岭到棋子坑,到达棋子坑时已经快五点了。有记者来采访的消息在这个只有20多户人家的寂静小山村不胫而走,晚饭后,男女老少里三层外三层把我们围在中间,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从闭塞不通公路生活艰苦,到男人讨不到老婆、小孩上不了学等等,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说,一直聊到深夜十一点多,有的村民仍意犹未尽。

第二天上午,我们继续在村子里转,还先后到蓝先祥、钟建设、蓝洪章等几户非常贫困的村民家中,详细询问他们生产、生活和家境等情况。

采访过程中,我们商议好,这条稿件由我来执笔。那时,我刚到县委报道组工作不久,对这种完全“无形状”的素材,开始的确感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特别是了解到村民蓝先祥家最值钱的财产就是一口棺材,看到不少村民穿着层层补丁的衣服和用破铁锅当水缸等情景后,我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当时就暗想,一定把棋子坑人穷苦现状和要求通公路的强烈呼声传递出去。

回来后,我捋清思绪,一篇以现场见闻形式的长篇通讯稿很快就一气呵成了。再经黄睦平指导、斧正,《远山的呼唤》这篇4000多字的稿件,于2000年1月9日在《闽北日报》七版整版登载。

稿件见报后,先是在光泽县、南平市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响,不久再经《福建民族》杂志等省上媒体转载,影响又向更大范围扩散。

在接下来一两年时间里,各级党委、政府和民政、老区办等单位的领导,一批又一批上棋子坑,为村民摆脱贫困“把脉开方”。时任光泽县县长的朱淑芳还带领县直有关部门负责人到棋子坑召开现场办公会,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由于得到各级领导的重视,短短半年左右时间,各级各部门就为解决棋子坑问题筹集了一笔资金。记得当时还形成了两套解决方案,一是在县城边上或司前乡集镇选一块地,为棋子坑实施整村搬迁;二是从庭燎村开一条上棋子坑的公路,打通与山外的通道。后来,由于多数棋子坑村民不愿离乡离土,最终选择了修通公路。

《闽北日报》作为一份地市级党报,在“高扬党性”的同时,始终不忘“走进百姓”。《远山的呼唤》一文见报后,棋子坑人的境遇引起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关心,让那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改变了面貌。这份责任和担当,正是几十年来,《闽北日报》植根乡土、服务百姓的情怀使然。

20年后的今天,当我翻开早已泛黄的剪贴本,看到《远山的呼唤》这篇新闻报道,不禁思绪万千。

作者:□高德运

[责任编辑:姚心妮]